<i id='xnwxn'><div id='xnwxn'><ins id='xnwxn'></ins></div></i><fieldset id='xnwxn'></fieldset>
  • <i id='xnwxn'></i>
      1. <ins id='xnwxn'></ins>
        1. <tr id='xnwxn'><strong id='xnwxn'></strong><small id='xnwxn'></small><button id='xnwxn'></button><li id='xnwxn'><noscript id='xnwxn'><big id='xnwxn'></big><dt id='xnwx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nwxn'><table id='xnwxn'><blockquote id='xnwxn'><tbody id='xnwx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nwxn'></u><kbd id='xnwxn'><kbd id='xnwxn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span id='xnwxn'></span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xnwxn'><em id='xnwxn'></em><td id='xnwxn'><div id='xnwx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nwxn'><big id='xnwxn'><big id='xnwxn'></big><legend id='xnwx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xnwxn'><strong id='xnwxn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dl id='xnwxn'></dl>

            英雄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 遇見他的那個早晨,北海湖畔靜得有些嚇人。

              我總以湖水為鏡,來梳妝打扮。愛美之心人皆有之,匈奴女子也不例外。直起腰來的那一瞬,我感到身上嘩啦啦綴滿異樣。我驚恐地抬頭,就見站在數米開外的他,手握一個像鞭子似的東西,頭發凌亂披散,目光炯炯有神。我非常狼狽地逃離那個地方,抓著馬鬃跑瞭許久,依然能感受到那種沉甸甸的目光。我不知道,他就是蘇武。

              一個漢人。

              那時,他42歲,被我們的單於幽禁已近兩年。單於笑著說,北海邊上公羊能生出小羊,你就能回去。當然,如果他不想放羊,可以投降,和漢人衛律、李陵一樣,也會享榮華富貴的。可這個人不肯屈服,他甚至為此拔劍自殺。

              許久後的一天,我不知出於什麼心態,忐忑不安地走進那人的帳篷。進去的時候,他正在吞咽什麼。我靜靜地站在那裡,瞧著他的背影,呼吸慢慢急促。

              他突然回頭,我們開始新一輪對視。或許千年,或許隻是一瞬。帳外的戈壁灘上傳來我們匈奴女子的歌聲。北海湖面上,有隻白鳥,上下飛旋。我閉著眼睛,那人的呼吸噴濺到我的臉上,暖暖的。他說什麼呢?一句也聽不懂。

              一個匈奴女子,和一個漢人男子,開始瞭一場酣暢淋漓的戰爭。

              一切靜止下來,他卻莫名其妙地奔出帳外。我整好衣服,走出來。他臉朝南,直直地跪著。我緩緩地轉到他面前,驀地在他臉上發現淚水。我蹲下來,湊過嘴唇,把他的淚水悄然吻幹。我說,讓我,陪你戰勝孤獨。

              他抓住我的胳膊。

              手指深陷進我的肉裡。

              我仰著頭笑,你抓痛我啦!

              於是,他松手。

              有時候,我們是愉快的。我們慢慢可以用手勢或者簡單話語交流。有一天,我指著自己的肚子,對他比畫,他臉上立刻露出孩子似的笑容,他蹦跳看出瞭帳篷,快樂地喊著。但,外面很快便沒瞭動靜。我走出來,卻見他站在那裡,神色凝重。我知道,他又想傢啦。我還知道,遙遠的南方,有另一個女子在遙望北方,整天以淚洗面,等待著他。那,才是他真正的女人。

              我生下第二個孩子的時候,我母親走完她最後的人生歷程。她對我一直提心吊膽。單於為什麼沒有處死我?或許,他想以我來使這個男人屈服。如果那樣,他錯瞭。我跟蘇武生活17年,非常清楚這個男人的性格。17年來,那根旌節從來沒離開過他的手掌。旌節上面的穗子,早被時間磨得一點兒都不利瞭。

              他沒有一天不想離開這裡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期間,唯一一個來看他的人,是李陵。他們見面後,蘇武背對他良久。蘇武說,我不願見你這懦夫!李陵哭瞭。李陵說,我祖孫二人拼殺疆場,戰功赫赫。我率領五千步卒和匈奴十萬鐵騎相持一月,糧草斷絕,這才被俘。可,武帝殺掉我的全傢!就連我年邁的老母也不放過!蘇武就在那一瞬轉回頭,蘇武也哭。兩個男人那天喝瞭很多酒。他們踉蹌相扶,走出門。他們將尿嘩嘩啦啦撒在北海裡,接著,同時發出野狼一般的吼聲。

              李陵走的時候,突然回頭端詳我,我能叫你嫂子嗎?

              我愣住!我扭頭瞧著蘇武。蘇武也在瞧我。我低頭,什麼話也沒說,臉卻熱得不行。

              李陵笑。李陵說,謝謝你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,李陵興沖沖地又來瞭。一看他那高興勁兒,就知道,我該和蘇武分開啦。李陵果然帶來好消息。老單於死瞭,匈奴分裂為三部,勢力大大削弱,無法與漢朝抗衡。此時,南方那個漢民族首領叫昭帝。昭帝派人來接蘇武。

              可李陵再次來,卻垂頭喪氣。李陵說,單於告訴他們,你已經死瞭。

              蘇武呆若木雞!

              我心裡卻莫名其妙地興奮。

              我知道這興奮並不會持續多久。

              果然,那天,我站在北海邊,看著一隊士兵走近我們的帳篷。我渾身哆嗦,那一刻終於還是來啦!我瘋狂地奔回傢,到門口,突然站住!

              59歲的蘇武手握那光禿禿的旌節顫抖在寒冷的風中。在那一刻我突然發現他是如此蒼老。我們那樣默默地註視著,一如17年前我們初次相見。蘇武的目光復雜無比,我知道他心如刀絞。我多麼希望他能說出那句話來。我心裡有個聲音在低聲呼喊:求求你帶我們一起走!

              蘇武沒說那句話。

              蘇武從我的面前緩緩地走過去。他步履蹣跚。在那張臉即將從我面前滑過去的時候,猛地轉回來。我們四目相對!繼而,我們緊緊擁抱。蘇武的聲音在我耳邊更像嘆息。蘇武說,我,不能。我的精神在那一瞬完全崩潰!

              那隊人馬走在似血的殘陽下,最後在地平線上一跳,空空無物。

              我站在帳篷前,呆呆地望著遠方。左邊,是兒子;右邊,是女兒。他們同樣站在凜冽的風中。袍裾被風吹得瑟瑟抖動。很久,兒子問,他為什麼不帶我們一起走?

              我沉默好久,說,因為,他是漢朝的英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