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l id='3mjk2'></dl>

    <code id='3mjk2'><strong id='3mjk2'></strong></code>
    <span id='3mjk2'></span>
      <i id='3mjk2'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3mjk2'></fieldset><ins id='3mjk2'></ins>

        1. <tr id='3mjk2'><strong id='3mjk2'></strong><small id='3mjk2'></small><button id='3mjk2'></button><li id='3mjk2'><noscript id='3mjk2'><big id='3mjk2'></big><dt id='3mjk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mjk2'><table id='3mjk2'><blockquote id='3mjk2'><tbody id='3mjk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mjk2'></u><kbd id='3mjk2'><kbd id='3mjk2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i id='3mjk2'><div id='3mjk2'><ins id='3mjk2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3mjk2'><em id='3mjk2'></em><td id='3mjk2'><div id='3mjk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mjk2'><big id='3mjk2'><big id='3mjk2'></big><legend id='3mjk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趙匡胤兄弟霸占兩位“美女戰俘”:小周後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  趙匡胤,是封建社會屈指可數的幾位開明皇帝。他手握重兵,獲取天下,骨子裡卻屬於文人品性。趙宋開國,曾君臣相約,"絕不以言罪人".這個文治勝於武功的王朝,冤沉海底的政治犯,相對少多瞭——嶽飛的"莫須有"罪名,實在罕見。
              和所有帝王一樣,功成名就的趙匡胤也貪戀酒色,尤其他那位心胸狹窄、霸氣十足的親弟弟——趙光義,在對待被征服者方面,在處理漂亮女俘問題上,表現得極為下流無恥。趙氏昆仲分別霸占瞭兩位著名的知識女性,兩位女子,都是高級戰俘,都是有夫之婦。一位,是後蜀皇帝孟昶的寵妃——花蕊夫人;另一位,是南唐後主李煜的皇後——周薇,也就是"小周後".兩名絕色美人、稀世才女,就毀在趙匡胤和趙光義貪婪的手上。
              先說花蕊夫人。有記載的花蕊夫人,至少四位。孟昶的寵妃名氣最大,她原姓徐,也有說姓費的,蜀地青城人。可惜,紅顏薄命,淪為風月場中的歌伎,孟昶四處選秀的時候,把她弄進瞭皇城。孟昶絕對是花花公子,《新五代史·後蜀世傢》裡說他:"好打球走馬,又為方士房中術,多采良傢子以充後宮。"恰巧,新進宮的徐小姐。也非常會玩。她的姿色和才藝令孟昶流口水,回時,還挖空心思找樂兒。比如,種牡丹、紅梔子花兒,吃"月一盤"之類的新鮮薯片、制作"緋羊首",建造水上的楠木、珊瑚宮殿避暑……有願輒遂,當然快活。公元965年,趙匡胤6萬大兵一到,他們就傻瞭眼。乖乖地踏上瞭進京受降的漫漫征程。
              成王敗寇,禮遇再周到也是"階下囚".盡管趙宋封孟昶做瞭秦國公、檢校太師兼中書令,其實,宋朝皇帝非常鄙視蜀地國君。孟昶太奢靡瞭。一隻夜壺就用七寶鑲嵌,不知吃飯喝水的器具該做成什麼樣子。雖說高官得做,孟昶沒得意一個星期,就稀裡糊塗地死瞭。《宋史·列傳》說:"昶,數日卒。年四十七。太祖廢朝五日,素服發哀。"
              這邊屍骨未寒,那邊就開始拉扯死者的老婆瞭。趙匡胤召見他垂涎已久的花蕊夫人,為瞭裝正經,還當眾斥責這位女俘虜,穢亂宮廷,迷惑君主。花蕊夫人見過大世面。文采又棒,隨口做瞭一首《述亡國詩》。這兩行句子,早就進瞭中國文學史,而且很有地位。
              詩曰:"君王城上豎降旗,妾在深宮哪得知?十四萬人齊解甲。更無一個是男兒。"不卑不亢,有理有節——老爺們兒當傢,憑什麼把倒黴的過錯記在俺小女子身上。我就是陪伴君王,照顧飲食起居的。尋開心可以,花銀子可以,就是管不瞭朝堂上的軍國大事。
              趙匡胤是明白人,自然欣賞眼前這位絕色佳人,於是,順理成章地收她做瞭自傢小老婆。《宋史》絕不可能記載這些寒磣事兒,(《辭海》則明確地解釋道:"昶,降宋後,(花蕊夫人)被擄入宋宮,為太祖所寵。"寵,自然不是簡單的欣賞與傾慕;意思很明白:將人妻女,據為己有。
              國土、臣民、財富,包括花蕊夫人這樣的絕色女子,都是征服者的戰利品。你再有才、再心高,又有什麼辦法呢?國傢沒瞭,一切等於零,男人都"爹死娘嫁人"瞭,何況是無依無靠的女人,她們隻能變成案上魚肉,任人宰割。似乎"為太祖所寵",已屬非常幸運瞭——皇帝起碼沒有踐踏戰俘的人格,反倒因花蕊夫人出色的膽氣和才氣,博得瞭更多的賞識。至於說,靠上新男人、新政權,花蕊夫人幸福與否?隻有她自己知道。比較起來,活活兒戴上"綠帽子"的李煜,遠不及過早咽氣的孟昶。長期在老公眼皮底下、被趙光義強奸的"小周後".更不如新恩滿身的花蕊夫人。據傳,花蕊夫人想替夫報仇,害死趙匡胤,苦無實據,隻能姑枉一聽。
              下面。再講被趙光義霸占、慘遭凌辱的一代"美女兼才女"——小周後。
              李煜和小周後是一對天生的浪漫派。本來,李煜有一位結發妻子,可惜,年紀輕輕,死瞭。他第一個老婆叫周薔,小名娥皇,史稱"大周後";第二個老婆叫周薇,小名女英,史稱"小周後".兩位絕色女子恰恰是親姐妹。大周後還臥病在床,李煜就開始惦記自己漂亮的小姨子。陸遊在《南唐書·昭惠傳》裡記載:重病的大周後見妹妹出現在皇宮裡,非常詫異。為什麼妹妹來探親,自己不知道呢?她故意試探道:"你什麼時候來的?"年僅15歲的小妹妹隨口答道:"來的很多天瞭。"一句話,漏瞭!此前,已經盛傳皇帝和周薇私通。李煜還寫瞭一首著名的《菩薩蠻》,刻畫小姨子如何"剡襪步香階,手提金縷鞋",如何"奴為出來難,教郎恣意憐。"這首黃色小調很快傳到坊間,成為當時人人傳唱的流行歌曲。
              大周後立刻猜到瞭八九分,她悲憤而絕望地扭過臉去,至死沒再看皇帝一眼。對於李煜來說,死老婆稱得上雪中送炭的大好事。他假惺惺地辦喪事、寫祭文、立石碑……出完殯,便迫不及待地過起瞭花天酒地的生活。
              968年,即大周後病逝三年之後,李煜歡天喜地地娶瞭如花似玉的小姨子。那年,小周後剛剛18歲。
              等待這個小女孩的是一段短暫的榮華富貴。帝王之傢有的是金銀珠寶,經得起後宮"可勁兒造".小周後不但可以和皇帝寫詩作詞、唱歌飲宴。還抱著極大的"潔癖"到處熏香,她發明的"鵝梨蒸沉香"是顛鸞倒鳳的必備品,起碼有情調,刺激性欲,取名"帳中香".小周後酷愛綠色,無論梳妝打扮,還是行動起居,都"綠"成瞭"化不開".夜夜笙歌,簡直美到瞭九霄雲外。可惜,好景不長,趙匡胤的軍隊開到瞭。開寶七年,也就是974年,金陵城破,南唐政權徹底完蛋瞭。
              976年,元宵節剛過,李煜便含著悲涼的淚水,率領臣子、眷屬,跪在瞭汴梁明德樓外。趙匡胤沒要他的命,封瞭個"違命侯"的虛職,養起來瞭事。小周後也得瞭個稱號"鄭國夫人".孔子說:"鄭聲淫",想必鄭國夫人也不是什麼好玩意兒。
              階下囚,做不瞭發燒友瞭,隻能老老實實,不許亂說亂動。如果這樣稀裡糊塗地混一輩子,也算善終,但是,災難說話就來。原因之一:李煜亂發感慨,天天泡在精美的詩詞裡,抒發亡國之痛。之二,小周後長得太迷人,以致傾人國、傾人城。尤其叫新政權的頭頭兒看在瞭眼裡,大禍不遠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