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dzy1j'><strong id='dzy1j'></strong><small id='dzy1j'></small><button id='dzy1j'></button><li id='dzy1j'><noscript id='dzy1j'><big id='dzy1j'></big><dt id='dzy1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zy1j'><table id='dzy1j'><blockquote id='dzy1j'><tbody id='dzy1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zy1j'></u><kbd id='dzy1j'><kbd id='dzy1j'></kbd></kbd>

    <acronym id='dzy1j'><em id='dzy1j'></em><td id='dzy1j'><div id='dzy1j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zy1j'><big id='dzy1j'><big id='dzy1j'></big><legend id='dzy1j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i id='dzy1j'><div id='dzy1j'><ins id='dzy1j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dl id='dzy1j'></dl>
    1. <span id='dzy1j'></span>

        <ins id='dzy1j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dzy1j'><strong id='dzy1j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dzy1j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i id='dzy1j'></i>

          1. 荒灘孤魂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7

            一、饅頭陰溝

            解放前,李傢莊有個李老爺,李傢錢多糧多,是遠近聞名的富戶。

            李傢的錢多到什麼程度呢?據說李傢莊莊外有一個被山水沖開的深坑,有一次李傢婆娘和村裡人吵架,指著深坑說:我傢的銀子疙瘩能填滿這個坑,你傢的石頭都不見得夠填吧?嗆得和她爭吵的人啞口無言。

            李傢莊地處黃土高坡,修房子的石頭少,需要花人力從坡下運上去,一般窮人傢石頭都少,這確實是實話。

            那麼李傢的糧食多到什麼程度呢?那時候的人白面少,白面都當成寶,隻有逢年過節才能吃一頓白面面條,但是李傢頓頓不離白面。

            據說有一次李傢婆娘在廚房裡揉面,小娃娃在院子裡拉屎瞭,喊著要擦屁股,李傢婆娘環顧四周沒有什麼東西可用,就直接揪瞭一團面,去給小孩子擦屁股。

            在當時的農村,李傢人的這種做法可以說是相當的奢靡浪費瞭。

            李傢雖然是富戶,但是十分吝嗇,就是最會唱的叫花子上門,也不見得能從他傢討得半個饃饃。

            李傢人口眾多,每次蒸饅頭都是蒸幾大蒸籠,夏季天熱,饅頭吃不完就放壞瞭,李傢從來都不想把壞饅頭喂豬或者送人,而是打發傢人用背篼背著倒進莊後的陰溝裡。

            李傢莊莊外有一所破舊的尼姑庵裡,庵裡住著一個老尼姑,老尼姑每次一見到李傢人丟壞掉的幹糧,就會提一個竹籃子,到陰溝裡把這些幹糧一塊一塊撿出來,也不嫌臟臭。

            李傢婆娘好幾次看到老尼姑撿幹糧,本想出言諷刺幾句,但是想想這壞掉的饅頭被陰溝裡的臭水一泡,就算牲口都不會吃,老尼姑撿去也沒什麼用,所以她就忍住瞭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,李傢婆娘轉完娘傢回傢,經過莊外的陰溝的時候看見老尼姑又在裡面挑挑揀揀,手裡的竹籃裡面裝瞭好幾個壞掉的大饅頭,一看這饅頭就是她傢丟的。

            這老尼姑邊從陰溝裡撿起這些饅頭,嘴裡還邊喃喃自語:真是罪過,真是罪過。

            李傢婆娘本來心裡就對老尼姑總是撿走自傢丟的幹糧心有不滿,一聽老尼姑自言自語,似乎有責備的意思,她心裡不由來瞭氣。

            她站在溝幫上就朝著老尼姑開始瞭獅子吼:那老晦氣!你說什麼呢?我丟的再多那也是我傢的,有什麼罪過?我丟你傢的瞭?你得瞭便宜不悄悄的,還在那說酸話,虧你還是出傢人!

            老尼姑抬起來看瞭李傢婆娘一眼,緩緩地說:施主你不用生氣,這饅頭老尼也吃不下去,全留著給你救命用。

            李傢婆娘一聽這話,火冒三丈,雙手叉腰就開始破口大罵,農村女人沒讀過書,什麼樣的污言穢語她都說的出口。

            老尼姑也不生氣,也不反駁,搖瞭搖頭,慢慢爬到陰溝上,朝著尼姑庵的方向躲瞭。

            李傢婆娘朝著尼姑庵的方向罵瞭半個時辰,這才解氣,她朝著周圍圍觀的莊裡人翻瞭個白眼,就大搖大擺的回傢去瞭。

            尼姑庵在馬路邊,李傢莊人來來往往都要經過,人們很早就發現,老尼姑把撿去的幹糧全部放在太陽底下暴曬,一直到幹糧的水分完全被蒸發,幹硬的像石頭一樣,這才收拾起來,不知道她到底是做什麼。

            李傢婆娘也看到過,她心裡暗罵到:老不死的,陰溝的水一泡,你又曬的向石頭一樣硬,這饅頭看你還怎麼吃。

            白雲蒼狗,世事滄桑,轉眼就到瞭解放後。

            李老爺因為傢大業大,被定成瞭地主,拖到村後槍斃瞭。李傢的的田產銀子也都分給瞭莊裡的貧農,李傢婆娘就像是雨打懵的蛤蟆,再也精神不起來瞭。

            她受盡歧視,終日被批鬥,她是作惡多端的地主婆,子女們都容不下她,最後她隻能躲進村口的尼姑庵裡。

            老尼姑這時候已經老態龍鐘,滿頭銀發瞭。她把無處容身的李傢婆娘收留在自己的尼姑庵裡,帶她打開瞭庵裡一間小房子的門。

            李傢婆娘一進門就驚呆瞭,隻見這間屋子堆放滿瞭曬的像石頭一樣堅硬的幹饅頭,這些饅頭重重疊疊,幾乎挨著屋簷瞭,而這些饅頭,她一眼就能看出,正是自己當初倒進陰溝裡的那些饅頭啊!

            李傢婆娘普通一聲跪在老尼姑腳下就嚎啕大哭起來,她百感交集,又悔恨又心酸,怎麼也想不到,老尼姑多年前就看透瞭自己現在下場啊!

            剛解放那時候人都很窮,遇到一個荒年,餓死人的情況也不鮮見,尼姑庵沒什麼餘糧,老尼姑讓李傢婆娘把這些幹饅頭用錘子砸碎,然後在石磨上磨成粉,用開水泡著吃。

            就這樣,李傢婆娘熬過瞭最壞的年景,一直熬到孩子們把她又接回瞭傢。這時候的她,就算看到一粒米掉在地上,也會撿起來吃掉。

            老尼姑去世瞭以後,李傢婆娘就常住進尼姑庵不出來瞭,孩子們勸她回傢她不聽,最後也就隻能任由她去瞭。

            她的晚年非常低調,人們誰也看不出她曾經是一個囂張跋扈的地主婆。